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她像是在头顶上顶着一玻璃杯的水一般,显得那样地小心翼翼。

  手指略微有些急不可耐地摁下了播放键,一阵嘈杂的声音率先透过耳机线传到了林简的耳朵里。

  这蠢货,还真的给我在ktv录了歌?

  因为没有镜子,所以她看不到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埋怨念头和脸上几乎已经凝固了的笑容有多不匹配。

  嘈杂声过了以后呢,一阵还算勉强能够入耳的歌声涌进了林简的耳中。有些声嘶力竭,大概因为的确嘈杂。

  唱的是什么呢,很熟悉啊,好像是黄品源的《小薇》。

  *

  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

  她的名字叫作小薇

  她有双温柔的眼睛

  她悄悄偷走我的心

  小薇啊

  你可知道我多爱你

  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

  看那星星多美丽

  摘下一颗亲手送给你

  *

  那么,是为什么呢?曲库里千千万万的歌,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这一首。

  林简开始揣度起了沈迟樾在摁下确定键的那一瞬间的想法,毫无章法。

  唱歌的人总是会下意识地选择符合自己那时心境的歌曲,通过嘶吼的方式来达到舒缓情绪的目的。

  那么,沈迟樾之所以选择这首歌,是不是因为有一些他没有办法直接开口的话儿需要通过这种形式来表达呢?

  林简这样想着,忽然觉得自己嘴角的笑容变得越发地不可控制了起来。

  该死!林简啊林简,你到底是在期待一些什么。

  那些充满着粉红气泡的故事么?别做梦了,他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个字来表达过对你的欢喜。

  想到这里,林简嘴角的笑容弧度突然改变了形状,成了无不自嘲的模样。

  是啊,也许只不过是闲来无事逗弄一番罢了。不一定必须得是你,也有可能是别人,别的任何一个人。

  林简是个很有自制力的女孩子,至少在别的地方是这样的没有错。

  可惜,她高估了自己控制情感的能力。因为她不知道——她身体里原本无坚不摧的神经线已经在这段日子里被破坏得干干净净、溃不成军了。

  林简自认为当断则断,她与身俱来的骄傲绝不允许她在一个男生的暧昧中迷失了自我。然而,她不知道她其实早已经深陷其中,在平日的点点滴滴里,在沈迟樾暖暖如阳光的笑里。

  以为已经全身而退的林简,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儿以后,拔掉了戴在自己耳朵上的耳机,把整个自己都暴露在了嘈杂的环境里。

  以往的林简对此有着莫名抗拒的排斥,可是现在,听着周遭你来我往的回应说话声,林简突然感觉到了莫名的心安。

  她素来都是一个懒散的女孩子,所以并没有去深究引起这种异常的原因,更甚至于她的脑神经已经懒惰到连发现这种异常的能力也丧失了。

  认为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的林简,在伪装着的安宁中带着自己那颗乱跳不已的心下了车。

  那时候啊,她似乎依稀听见,从哪一个不知道的方向传来了一曲《一帘幽梦》。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