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一时间,沈迟樾的大脑就像是学校机房里的那几台老掉牙了的电脑主机一样毫无意义地当机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脸上这湿润的感觉是什么?

  她贴上来的那个软软的东西是什么?

  我被亲了?

  还是被林简给亲了?

  沈迟樾觉得自己的智商在一刻因为林简的亲吻而瞬间崩塌了,甚至于还碎成了粉末直接在风中飘散了个一干二净。

  愣了好一会儿,沈迟樾才反应过来。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林简的脸天地可鉴!他是真的只是想看一下林简脸上的表情而已!

  至于为什么视线会不停地往林简的嘴唇移动的原因,他可以举双手双脚证明自己真的不知情。

  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呢,还是因为秋冬季节天气干燥以至于嘴唇发干的缘故,林简好巧不巧地在沈迟樾看向他的时候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沈迟樾几乎是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

  林简好歹也是个比沈迟樾年长且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是一个正正经经的且合法的成年人了。

  再加上她的感官都极为灵敏,所以不论是沈迟樾那炙热得都快要把她点着了的注视,抑或是他吞咽口水的声音,林简都看了、听了个一清二楚。

  啧啧,果然是冬天已经来了,春天不会远了啊。

  林简的心理活动虽然一如既往地坦荡荡,可是她微微泛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她。

  大概是不想让沈迟樾注意到自己的突然羞涩,林简伸手假意拢了拢耳边的长发,实际上却是用头发遮挡住了自己正在泛红的耳朵。

  “那个”

  “我饿了!”

  不等沈迟樾把话儿说完,林简就立刻打断了他。虽然这种行为非常地不礼貌,可是此刻的林简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可以分出来去顾及其他的东西了。

  只见林简突然把右手抬了起来,紧接着晃了晃她捏在手里已经有些许变形了的面包,道,“回教室吧,我的面包在等我吃它”

  也许是因为“吃”这个词儿的含义颇为丰富的缘故,最后一个字,林简觉得自己都快不确定是否有发出声音了,她只知道自己脸上的温度再次飙升了起来。

  这一刻,林简无比庆幸自己的脸皮已经厚到即便是这种程度的害羞还是不会有任何明显的变化。

  至于耳朵么林简再次抬手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借此遮挡住了自己的小半张脸。

  大概是因为也对“吃”这个字眼进行了过度的解释的缘故,沈迟樾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五彩缤纷。

  加上刚才被偷亲了的惊喜和害羞,所有的所有全部被糅合在了一起,然后就变成了一种莫名尴尬的气氛飘荡在空中。

  “好。”

  说着,沈迟樾便直接抬脚走进了教室。

  被落在了原地的林简:

  啧啧,是我太主动了么?把小男友吓跑了?

  自认为十分体贴的林简默默地想着自己是否应该改变一下对待沈迟樾的态度,以及和沈迟樾在一起时的行为处事。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