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也许是因为有了前一晚的推心置腹,不论是沈迟樾亦或是林简都感觉和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一些。

  第一小节的晚自习下课,沈迟樾就一改往日的“矜持”,忙不迭地跑到了林简的旁边。

  只听见沈迟樾对着仍旧坐在座位上的小鹿说道,“小鹿,小鹿鹿,你去别的地方玩一会儿吧,我有事儿要和简简说。”

  瓦特?小鹿就算了,还小鹿鹿?

  你当我这个正牌女友是瞎的还是聋的?

  林简有些不开心,她好看的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

  即便是理性如林简,也没有办法克制住心里在不断地冒出来的酸泡泡。

  林简的眼睛在沈迟樾和小鹿之间来回地扫动着,即便她十分肯定并且明确沈迟樾不可能会和小鹿发生什么事儿。

  但是,当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对着别的女孩子笑得如同一株老菊花似的,林简心里就不是很舒服。

  人啊,果然都是一种利己生物。

  因为恋人是自己喜欢的人儿,所以觉得霸占了他的所有都应该是理所应当的。

  林简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孩子,所以她并没有当场发火。

  当然了,她也没有想过事后去就这件事儿和沈迟樾争论不清。毕竟,哪怕是一个可以供她发作的理由也没有。

  林简这样子想着,突然有些厌恶了自己。

  都说吃醋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因为是喜欢的,所以会想要独占。

  因为有了强烈的占有欲,所以才会产生不愿意任何人靠近自己在意的人的想法。

  而这种想法衍生出来的最后结果就是吃醋。

  如此循环往复着,谁也挣脱不开。

  可是,林简却不是这样子认为的。

  她觉得吃醋是一种不信任对方的表现。

  既然爱了,既然选择了在一起,那么就应该全身心地信任对方。

  不论是在什么样的感情里,信任都应该是放在第一位的。

  如果彼此之间不存在信任,经常你猜疑我我不信你,那么时间久了,最后都会走向分崩离析。

  想到这里,林简原本就蹙起来了的眉头也皱得越发地深了。

  “简简,简简?”

  沈迟樾接连着叫了林简好几声,都没有得到林简的回应,不免有些着急了。

  听到沈迟樾提高了的声音,林简这才回过神来,无意识地“啊”了一声。

  “你怎么了?”

  林简抬起头,看着已经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就坐在了自己身侧的沈迟樾。

  只是林简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注意到了沈迟樾眼睛里带着的浓浓的关切。

  林简心头一暖,忽然就觉得自己有些想太多了。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敌人还没逼到眼前,那么那些所谓的恐惧的情绪倒也是可以先收在一旁的。

  “我没事儿。”

  大概是为了增强自己所说的话儿的可信度吧,林简还特意勾了勾嘴唇,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沈迟樾就是见不得林简皱眉的样子,他会心疼。所以现在看到林简脸上不算淡的笑容,沈迟樾原本提起来的那颗心也就回落到了自己的胸腔里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