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那种只剩下自己了的孤独感,一直到第二天一早林简一个人儿坐在食堂孤零零地吃着早餐时才又涌动了出来。

  林简并不喜欢吃面,可是今天她就是那么破天荒地点了一碗面条。

  林简记得,那是沈迟樾喜欢的。

  大概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熟悉的东西摆在自己的面前,林简那颗有些慌乱的心才能够稍微安稳一些。

  林简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动着碗里的面条,直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林简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快六点半了,林简这才匆匆忙忙地端起那碗几乎没有动过的面条走向了碗筷收集处。

  在走到走廊的拐角处时,林简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至少有好几次她以这样子的方式看到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沈迟樾。可惜,这一次并没有如愿。

  林简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教室。

  大概是因为已经养成了习惯了的缘故吧,林简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转过头去看沈迟樾的座位。

  当林简不知道是第几次把头转过去的时候,小鹿总算是忍不住开了口,道,“林简,你怎么了?干嘛老是往后面看?”

  听到小鹿的话儿,林简才知道自己的状态太不正常了。她摇了摇头,表示道,“没什么。”

  想了想,林简又补充了一句,道,“我只是觉得脖子有点酸,所以转动一下而已。”

  见林简不愿多说,小鹿也就没有再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了。

  她点了点头,说了一句“那你真的要注意身体了,我看你的气色不太好”就把头给扭了回去,专心致志地写起了作业。

  林简回过神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二月的冷风就那么毫无预兆和阻拦地涌进了自己的胸腔里,冷得林简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她皱了皱眉,双手在脸上揉搓了几下,企图以此来让自己清醒一点儿。然而,效果并不大。

  整整一天,林简都是一副恹恹的模样。以至于上晚自习的时候,林简一直都趴在桌子上装死。

  也不知道是因为林简以前的表现都中规中矩并不曾违法犯纪的缘故,抑或是因为林简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且气色极差的关系。总之,班主任坐在讲台桌上只是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出言苛责。

  毕竟,高三了,在强烈的压力下,身体不堪重负生个病什么的也太正常不过了。

  最重要的是,林简仅仅只是一个插班生,班主任并不曾在她身上花过太多的心思。

  对此,林简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和抱怨。

  人么,总是有亲疏远近的。即便她们的都顶着同样一个“学生”的名号,可是也总得分个先来后到吧。

  林简在这方面有着十分自觉的体贴,所以她也只是缩在角落里做着自己的事儿,安安份份地过完这一年的时间也就算完成了任务。

  但是,人生那么长,总会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出现一个意外。而沈迟樾,显然就是属于林简的那一个意外。

  是意外吗?当然是的。

  如果不是因为沈迟樾的突然出现,林简大概就会和一开始的那两个月一样呆在自己的一方角落里,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在意地就一个人儿呆着,直到时间被耗完。

  可是沈迟樾出来了,毫无预兆地闯进了林简的生活,带着他特有的特异功能就那么直接地入了林简的眼和心。

  林简趴在桌子上,她的脑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装。

  好,很好。这种状态十分适合自己整理一下对沈迟樾的感情已经到了哪一步了。

  想到这里,林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拿起笔摆出了一副“我准备好好写作业”了的架势。

  林简也算得上是一个十分有天赋的演员了。她的脑子里没有任何关于学习的内容,除了沈迟樾还是沈迟樾。

  但是,她就是可以给看着她的人儿一种“嗯,林简在很认真地学习”的假象和错觉。

  林简在思考的时候,犹如老僧入定。她的整颗脑袋都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可是手上握着的笔还是会在草稿纸上“刷刷刷”地写着。

  当然了,写的是内容究竟是什么,大概就只有画惯了符纸的老道士才能看得清楚且弄得明白了。

  直到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林简才从自己的放空思考中回过两分神来。

  她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全部思绪都收回来,坐在她前面的方向文就敲了敲她的桌子,笑着说道,“刚才“帅的人”在门口。”

  听到方向文的话儿,林简的脑子瞬间就活了过来。她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就确定了方向文所说的“帅的人”正是沈迟樾后,她猛地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晚自习已经下课了,所以林简的动作在一众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的学生中间隐藏得很好。

  大概是看出来了林简想要出去的意图,方向文伸手拦住了她。

  “嗯?”

  林简不解地看向方向文。

  ““帅的人”让我转告你他已经回去了。”

  方向文说完这句话儿以后,就拿起自己的背包,带着一副俨然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的表情离开了教室。

  直到所有的人儿都走了,哄闹的教室安静了下来以后,林简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沈迟樾回来了?

  沈迟樾已经走了?

  既然马上就要走,那么为什么又要回来?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在林简的脑子里堆积着,原本空荡荡的脑子顿时被塞了个满满当当。

  愣了大概有个两分钟,林简才回过神来。她的脑子在能够自我思考的第一时间内直接指示着她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不等她打开和沈迟樾的聊天对话框,林简就注意到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沈迟樾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简简,我回去了。”

  “图片”

  林简点开沈迟樾发过来的那张图片,看清楚图片内容以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图片是沈迟樾在窗户口拍的,就那么将好地拍到了林简握着笔,在草稿纸上“刷刷刷”地奋笔疾书的画面。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