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戳中了控制笑容的开关一样。不论林简怎么努力,只要没有人儿把那个控制的关键找到,怎么做都是无用之功罢了。

  林简控制不了自己,就只能够继续趴在桌子上,尽量不让小鹿看到自己的脸。

  她一边笑,一边说着,道,“我我没没事儿的,你不不用担担心”

  听着林简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儿,小鹿眼中的担忧更甚。

  可是,小鹿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缓解林简的这种“异常”。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小鹿竟然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冲着正皱着眉头往她们这边儿看着的沈迟樾大声说道,““帅的人”,你快来看看林简怎么了,我觉得她有点儿不对劲儿!”

  小鹿的声音并不算小,毕竟她也没有想要刻意控制音量的意思。

  好在教室里的同学们几乎都在各顾各地说着话儿聊着天,声音也不算小,甚至于还盖过了小鹿朗声叫沈迟樾过来的声音。

  林简看不见,却能够听见。

  当“沈迟樾”这三个字钻进她的耳朵里的那一刻,林简几乎是下意识地停止了笑容,还顺带着“噌”地一下从座位上坐直了身体,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在了嘴边,俨然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小鹿招呼完沈迟樾后,回过头,却看到了已经恢复了常色的林简,小鹿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累了,所以导致出现了幻觉。

  毕竟,林简现在正好好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既没有疯狂且停止不下来的发笑,也没有神色萎靡不振颓然丧气的模样。

  小鹿一时间也有些摸不准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不过,处于好心地关怀,小鹿还是又多嘴问了一句,道,“林简,你没事儿吧?”

  林简颇为镇定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一切安好,绝无大碍。

  “啊?我没事儿呀。小鹿,你有什么事儿吗?”

  刚才突然大笑的行为有些愚蠢,让林简觉得有些难堪。于是,她决定把装傻充愣进行到底。

  见林简的神色并没有任何的不对劲儿的地方,小鹿也就不再继续说什么了。毕竟她们两人儿之间的关系不过就是同学罢了,尽了应该尽的心意就可以了。

  而且,林简似乎也不需要小鹿这样子的关切。

  见小鹿不再继续发问了,林简松了一口气儿,她正预备再次往桌子上趴倒的时候,沈迟樾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小鹿,你叫我干嘛?”

  沈迟樾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平稳,可是林简还是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沈迟樾声线里隐藏着的一丝丝的颤抖。

  他,是在担心吗?

  想到自己,林简心头微微一暖。

  人啊,就是这样子的。

  尤其是处于热恋中的女孩子。

  不论之前因为什么而心生难受,只需要对方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儿,就足以抵消磨灭掉所有的不愉快了。

  林简抬起头,看了沈迟樾一眼。

  正巧沈迟樾也在这个时候看向了她,见林简的目光和自己的对上,沈迟樾微微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个微笑。

  大概是因为答应过林简不再有外人的时候笑吧,沈迟樾上扬起来的嘴角的弧度很小。

  “奥,我是刚才看林简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所以就叫了一声”

  说完这句话儿,小鹿也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林简心情不佳,她会主动开口把沈迟樾叫过来,而且那么自然,就好像这本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儿一样。

  不过,沈迟樾的话儿打断了小鹿的思考。加上小鹿原本就不是一个愿意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女孩子,所以很快地她就被沈迟樾转移了注意力。

  “我来问问她到底怎么了。”

  说着,沈迟樾转过头,对着小鹿说道,“小鹿,要不你先去我那儿坐一会儿?”

  这是要征用小鹿的座位的意思了。

  小鹿也没有多想,只是有些担心地看了林简一眼,然后十分迅速地把座位让了出来,之后就便直接离开了。

  大概也没有谁把沈迟樾和林简两个人儿联系在一起,所以直到沈迟樾在林简身旁坐下,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个角落里在发生着一些什么。

  沈迟樾看着林简,他很想伸手握住林简的手,可是碍于教室里“别人”太多,所以只能按耐住心里的躁动。

  沈迟樾嘴角带着笑容,不是太深刻,但是足够让林简感受到他的喜悦了。

  “简简,你怎么了?”

  听到沈迟樾压低了的声音,林简的心就像是被灌了满满的一杯蜂蜜一样甜到了心坎儿里。

  “我没事儿。”

  林简的声音带着难得的柔柔软软。

  “你刚才心情不好?”

  沈迟樾看了林简一眼,似乎是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话儿一出口,就只剩下了这一句。

  沈迟樾的目光下意识地从林简戴着戒指的左手中指上扫过。

  但是,也仅仅只是一扫而过而已。沈迟樾有些害怕,他很想问一问为什么林简把这一枚戒指戴在了手指上,他明明从林简的嘴里确定过那一枚戒指是“定情信物”。

  既然是“定情信物”,那么肯定存在着一个曾经让林简有过“情”的男孩子。

  只要一想到这里,沈迟樾就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妒意正在熊熊燃烧着。

  可是,要对着林简问出口吗?

  不,沈迟樾并不愿意。

  沈迟樾很害怕害怕会从林简的嘴里听到一些他并不想听到的话儿。他甚至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林简对自己说出有关于那个男孩子的事儿,自己是否有这个勇气去承受和面对。

  即便他面对了,接下来呢?他要拿林简怎么办?要拿一个还戴着和其他男孩子的“定情信物”的林简怎么办呢?

  沈迟樾不知道,他甚至于连想象一下的勇气也没有。

  想到这里,沈迟樾也只能够盯着林简看了一眼,并没有直接开口。

  或许,沈迟樾是想要从林简的脸上的表情里看出来林简的相关想法。

  但是,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