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看着木筱棋嘴角噙着的笑容,刘樾文忽然就生出来了些许想要陪着木筱棋回到a市,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的冲动。

  不过,这个想法也仅仅只是在刘樾文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罢了。

  毕竟他好不容易甩开了家里和沈柯桀一块儿跑到了这里不过才几天的时间,如果因为一个才在一起没多久的女朋友又抛下了沈柯桀回到a市,估计都不用刘父刘母对他用刑,沈柯桀都不会轻易地放过他。

  倒不是说刘樾文胆小怕事,而是因为刘樾文并不想给木筱棋太多的压力。

  虽然说他并没有和木筱棋就这件事儿讨论过,可是刘樾文心里明白——如果他真的就这件事儿和木筱棋开口了,那么肯定会在无形中给木筱棋带来很大的压力的。

  毕竟他们才认识没多久,确定恋爱关系也不过一天的时间而已。

  所以,刘樾文也仅仅只是提出要送木筱棋回学校而已。

  听到木筱棋的回答,刘樾文心头一松。

  还会开玩笑,就说明并没有生气。

  只见刘樾文勾了勾嘴角,笑着道,“不是押解你回京,而是去你们学校彰显一下我的主权。”

  “嗯?”

  木筱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刘樾文刚才说的那句话儿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

  看着呆愣愣的木筱棋,刘樾文心头一柔。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儿,才总算是把自己心里不断涌动起来的那股想要把木筱棋搂在怀里,好好地揉一揉的想法压制了下去。

  只听见刘樾文清了清嗓子,对着木筱棋继续说道,“我说,我要去你们学校彰显一下我的主权,省得有一些男的还以为你是无主的野花,随便谁都能采呢!”

  刘樾文自以为自己这番话儿说的十分地霸气,然而木筱棋却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木筱棋硬生生地憋住了自己胸腔里正在不断地涌动着的笑声,然后板着一张脸,对着刘樾文说道,“什么叫我是野花?什么叫随便谁都可以采?”

  刘樾文原本以为自己这么说会让木筱棋产生一种“我男朋友原来这么在乎我”的想法,然后木筱棋的脑回路似乎也不能够按照正常人的思绪来判断。

  听到木筱棋的话儿,刘樾文的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只见他对着木筱棋笑着说道,“大棋,我这不是担心你太优秀了,太招人喜欢了嘛……”

  闻言,木筱棋略微挑动了一下眉毛,笑着道,“哦?这么说来,你还是在防范于未然咯?”

  刘樾文立刻回答道,“我女朋友就是有才华!对,没错儿!我就是在防范于未然!”

  刘樾文表现出了这么一副咋咋唬唬的模样,木筱棋在觉得好笑之余,也难免会被感动。

  不管怎么说,刘樾文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都是在为她考虑和着想。

  木筱棋虽然并不是一个多么容易被感动和收服的女孩子,可是在面对刘樾文的努力时,木筱棋的那颗心脏还是会忍不住柔软下来。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木筱棋也曾经挣扎过。但是,后来她一想,她本就是单身没有错啊。既然是单身,那么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又有什么好有心理负担的呢?

  单身的女孩子被其他男孩子追求,遇上了一个看得上眼的,性格也还算是合得来的男孩子就选择在一起了,又有什么不对的么?

  直到那一刻,木筱棋才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是啊,我又不层对不起谁,又有什么好纠结的?

  也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层,木筱棋才决定遵循自己的本心去做事儿。

  她深知自己的弱点就是想太多,她总是会为所有的人儿都考虑得妥妥当当的,然后绕了一大圈下来才发现原来大家并不需要自己替他们考虑,而自己的关怀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变质掉。

  木筱棋总想着要改变自己的这种状态,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进入的契合点。

  而现在,因为有了刘樾文的出现,木筱棋第一次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决定。

  虽然她和刘樾文才认识不久,彼此之间的了解也不算太过于深刻。

  但是,木筱棋相信,既然刘樾文可以让自己跨出最为艰难的第一步,那么肯定也可以督促自己继续不停地往前走去。

  回过神来了的木筱棋听到刘樾文的话儿,突然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乐了有多久,木筱棋才对着刘樾文说道,“你完全没有必要防范于未然,因为我不会让这种事儿发生的。”

  这也算是木筱棋对刘樾文的一个承诺吧。

  得到了木筱棋的保证的刘樾文,那颗一直提着的心脏总算是回落了下去。

  刘樾文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其实他一直以来都可以感受得到,木筱棋对于他并不是特别地喜欢。

  那种不远不近的距离感,让刘樾文觉得有些恐慌。

  虽然刘樾文的理性告诉他应该相信木筱棋的为人,既然她已经答应了要和自己在一起,那么就一定不会再抱着玩玩的心态和他相处下去了。

  但是,那种腾在半空中没有着地的感觉,让刘樾文特别地难受。他很希望自己能够紧紧地抓住木筱棋,但是却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还好,木筱棋给出了一个承诺。

  虽然那仅仅只是一句话儿,但是刘樾文就是无条件地选择了相信木筱棋。

  人啊,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他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也不需要什么逻辑可言,只需要这么一句话儿,在某一个时间和某一个地点,那么平凡的几个字就会被赋予不一样的内涵。

  刘樾文微微转过头,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木筱棋,眼睛里闪着一抹奇异的光亮。

  “那我也还是要送你回学校。”

  听到刘樾文继续坚持着要送自己,木筱棋也就没有再推辞。毕竟,她本来就没有想要拒绝刘樾文的这个提议。

  让男朋友送自己回学校呀,啧啧啧,怎么想怎么让人儿觉得幸福呢!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