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刚从摄影展回来的时北至路过学校小花园里的那座紫罗兰长廊时,发现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坐在那里。

  她低着头,背脊却挺得直直的,眼睛轻轻地落在了放在膝盖上的书上,瀑布般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有几缕落在了胸前,额角的丝丝碎发随着风轻轻地拂动着。

  大概是因为发梢弄痒了皮肤,她腾出一只手把碎发别到了左耳后。也许是看到了能够波动心弦的文字,她的嘴角漾着浅浅淡淡的笑。

  “咔嚓”

  几乎是下意识地,时北至拿起背在肩上的单反相机,拍下了这一幕。

  就在时北至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底片里的风景时,风景里的人也抬起头看向了他。

  时北至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她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相机,那个女孩子笑了笑,然后起身离开了。

  时北至站在原地,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在他的心底悄然蔓延了开来。

  摄影社团的会议室里,时北至正半趴在桌子上摆弄着他的相机。

  会议室的门被猛然推开,时北至微微抬了抬眼皮,确定了来人是陆远思后,又继续低下头去删减筛选这些天拍摄的相片。

  陆远思显然习惯了时北至的冷淡,他走过去,拉开了时北至旁边的一张椅子,大咧咧地坐了下来,道,“喂,我说你也好歹上点心。都大三了,总该找个女朋友才对。”

  “浪费时间。”

  时北至的声音和他好看的长相一样让人着迷。

  陆远思扯了一下嘴角,扫了一眼时北至手里的相机。突然笑了起来,道,“我说你小子怎么狠的下心拒绝了那么多女生呢,原来已经有目标了呀!”

  见时北至不仅没有否认,反而在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陆远思惊讶地都快说不出来话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本正经地盯着时北至,有些不大确定地询问道,“我说你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嗯。”

  哪怕只有一个字也足以让陆远思惊讶了。

  “你居然承认了!喂,我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告诉我,还拿不拿我当兄弟了!”

  时北至摆动相机的手一顿,然后淡淡地道,“我不知道她是谁。”

  陆远思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被咬下来了。

  “你不认识她就喜欢人家?”

  “嗯。”

  那个在梦里都会时常出现的身影,是因为喜欢的缘故吧。

  陆远思有点儿恨铁不成钢。

  “你都不知道她是谁,你喜欢她有个屁用?不是我说你,都把人家照片拍下来了,你居然不上去问人家的名字?!”

  如果忽略掉时北至眼睛里不同于往常的亮光,那么他还是原来的那个时北至。

  “陆远思,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是在紫罗兰长廊那里看见她的,她应该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你帮我去查一下她是谁。”

  陆远思的叔叔是学生处的处长,所以找人这种事儿交给他最适合不过。

  “学校这么大,我上哪儿给你去找?!我又没有火眼精金千里眼!”

  “你不是很想你叔叔吗?”

  陆远思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地道,“你倒是想的挺美的!”

  时北至稍稍把声音放低了一些,恳切地道,“拜托了。”

  陆远思自动地把时北至的反应当作了他的软化,他伸手拍了拍时北至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我说北至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你为了谁这么低声下气的。如果真的找到她了,你肯定完蛋了。不对,你已经完蛋了”

  完蛋了吗?

  好像是的。

  时北至的目光落在了相机里的那张照片上,原本有些生硬的棱角也开始渐渐地柔和了起来。

  几天后,时北至正在摄影社团的会议室里整理最近一期的摄影作品时,陆远思推门走了进来,脸上闪着得意和兴奋的光。

  “北至,准备好请我吃饭吧!”

  时北至的目光并没有从摆放在桌子上的照片堆里挪开,他头也没抬地回了一句,道,“理由。”

  陆远思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去,然后把手里拿着的一份资料递到了时北至的面前。

  “怎么样?这个理由足够让你大出血了吧?”

  时北至用余光扫了一眼资料上的内容,当他的目光看到那张照片上的人时,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足够了。”

  陆远思“哈哈”大笑了几声,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时北至的肩膀,说道,“我就说你小子这下栽了!”

  时北至并没有在意陆远思所说的话,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手上的资料上,然后喃喃自语道,“林西。她是叫林西么?”

  林西躺在床上玩着最近新出来的微信小程序游戏,眼看着到了通关的紧要关头,在阳台上晒衣服的郑玫淑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尖叫。

  林西手一抖,手机里的那个人物在离终点只有一毫米的地方华丽丽地翻了车,她一把掀开搭在膝盖上的毯子,把头伸到护栏外,朝着阳台一阵狂吼,道,“郑玫淑!你害得我的小人撞死了!我和你没完!”

  若是换做平常,郑玫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冲进来求爷爷告奶奶地请求林西的原谅,可是今天显然不平常。

  林西等了半天都不见郑玫淑有任何的回应,她有些疑惑地从床上下来,走到了阳台。

  只见郑玫淑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某一个方向,嘴巴微微长开,一副吃惊的模样。

  林西皱了皱眉,顺着郑玫淑的视线望去。

  宿舍楼底下的空地上聚集了一大群的人,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生手里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花,他面前的地上用蜡烛和玫瑰花拼出了一个爱心的形状,被包围起来的地方还用彩色的珠子凑成了几个字。

  林西近视,看得并不清楚。

  对于这种毫无新意的行为,林西向来是自动免疫掉了的。她皱了皱鼻子,颇有些无语地道,“不就是有人表白嘛,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嘛!”

  还害得我游戏通关的那临门一脚没踢出去!

  最后这句话林西并没有说出口,不过她很好地用自己的眼神表达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