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苏荼茶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会轻易被甜言蜜语击倒的人儿。直到遇见了沈柯桀,他真是一个很神奇的男孩子,创造了苏荼茶的很多个第一次。

  以后,我只对你温柔。

  这句话儿在苏荼茶的脑袋里面胡乱地撞着。

  她忽然笑了起来,微微踮起脚尖儿,伸手搂住了沈柯杰的脖子。

  “呐,我记住了。如果有一天你食言了,我一定会杀了你哦。”

  苏荼茶说着,松开自己勾在沈柯桀脖子上的一只手,比划了一个“杀无赦”的动作。如果忽略掉她语气儿里的轻柔以及目光里的浅浅淡淡却遮掩不住的笑意,那么她的动作看起来的确很像那么一回事儿。

  沈柯桀伸出双手把苏荼茶环紧,她的气息源源不断地涌进了他的鼻腔里,透着一股子极致诱惑的魅力。

  “我不会食言的。”

  大概是看出来了苏荼茶眼里的丝丝不确定,沈柯桀轻笑了一声,用自己的额头抵在了苏荼茶的额头上,继而柔声道,“茶茶,相信我,不会有那么一天儿的。”

  “嗯,我相信你。”

  喜欢这种心情啊,是从来都不需要掩饰和隐藏的。喜欢啊,那就说出来好了,何必思前想后、患得患失呢?

  处于热恋中的人们啊,总是会让其他人儿莫名地觉得害羞。例如,渐渐落下了的太阳。

  苏荼茶从沈柯桀的怀里出来,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她抬起头儿,露出了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表情。伸出右手,在沈柯桀胸前的衣服上抓了抓,道,“我饿了。”

  “噗哧”

  沈柯桀毫无疑问地被苏荼茶的动作和表情给逗笑了。

  “哈哈哈哈”

  而沈柯桀原本以为会觉得不好意思的苏荼茶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笑声,大笑的那种。

  沈柯桀有些疑惑地看着苏荼茶,嘴角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容。

  “怎么了,茶茶?”

  天知道苏荼茶在听到沈柯桀叫自己“茶茶”的时候儿觉得有多酥!

  苏荼茶抱着自己的肚子,昂起脑袋,看着总是那样子温柔的沈柯桀,一脸笑意地道,“你真的好神奇哦!”

  “哦?哪里神奇?”

  沈柯桀是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自己会被苏荼茶贴上“神奇”的标签。

  苏荼茶促狭地一笑,道,“你带我去吃好吃的,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沈柯桀反问道,“是告诉我为什么你突然笑呢,还是告诉我我究竟神奇在哪里?”

  听到沈柯桀这么问,苏荼茶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伸出手指,指着沈柯桀,脱口而出道,“你这样子是不可能找得到女朋友的!”

  “我不是已经有你了吗?”

  苏荼茶张了张口,没有想出什么话儿来回应沈柯桀,却差点儿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女朋友是要用来宠溺的,好吗!”

  苏荼茶说着说着,又抱着肚子蹲回到了地上,声音儿也开始低了下去,也不知道是喊累了,还是不想说了。

  “哪有人这样子对待自己的女朋友的”

  沈柯桀看着苏荼茶那又开始转换了的心情属性,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

  “好了好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因为苏荼茶现在正蹲在地上,好看的头顶又露了出来。沈柯桀没能够忍住这样子的诱惑,所以他再一次伸出手摸了摸苏荼茶的脑袋,随后“摸”的动作很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揉”。

  “你别以为带我去吃好吃的就可以把我当狗狗一样揉!”

  毫无意外地,苏荼茶又炸毛了。

  看着苏荼茶呲牙咧嘴的模样,沈柯桀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心理问题。如果没有的话儿,那么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看苏荼茶炸毛时候的抓狂模样呢?

  任何人的这一面都喜欢看吗?

  不,不是的。

  只是因为对象是苏荼茶,只有她才可以。

  “乖,我带你去吃东西。”

  沈柯桀的声音就像是饱含着魅力的魔法。不论苏荼茶先前有着多么复杂的情绪,在听到沈柯桀声音的那一瞬间,她就能够立刻安静下来,百试不爽。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熟睡中突然被噩梦侵扰,耳边儿突然轻轻扬扬地传来了催眠曲。

  苏荼茶在心里总结:沈柯桀的声音就是心安的声音。

  苏荼茶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她觉得自己肯定是被沈柯桀下了蛊。不然的话儿,为什么只需要看他一眼,就再也挪不开视线了呢?

  “随便吃什么都可以吗?”

  沈柯桀宠溺地点了点头儿,纵容道,“只要是你想吃的,都可以。”

  听到沈柯桀这句话儿,苏荼茶嘴角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呐,你最好从现在开始就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我可是很有可能把你吃穷的哦!”

  沈柯桀反击道,“那你在吃东西之前最好也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胖成了一个球,我可是有很大可能会抛弃你的。”

  听到这话儿,苏荼茶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道,“咦就因为怕我吃穷你,所以就说出这么恶毒的话儿来?”

  沈柯桀紧接着说道,“这只是对你的“问候”的回礼罢了。”

  “哎,多说“女人心海底针”,可是你明明更让人捉摸不透好吗?”

  苏荼茶抱着手,眼睛里带着打量的神色,道,“上一秒还对我宠溺无比的你,这一刻居然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喂,快说!把沈柯桀藏哪儿了?快把他放回来!”

  我说小茶茶啊,你以为自己是孙悟空正拿着金箍棒、牛逼哄哄地逼妖精交出你的师父?

  “啧,把你宠坏可不是我的目标。”

  “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把你宠坏。”

  苏荼茶下意识地撇了一下嘴角,然后道,“你这个人儿真是前后矛盾啊,如果我的耳朵没有问题的话儿,你上一秒还说宠坏我不是你的目标。”

  “现在是了。”

  “为什么?”

  一句为什么刚刚问出口,苏荼茶的心就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

  这大概就是情侣间特有的心有灵犀吧。

  “因为把你宠坏了,除了我就没有人要你了。”

  还真是不大浪漫的情话儿啊。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